欢迎来到徐汇文化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穿越两千年,聆听失落的裕固族民歌
时间:2018-03-27  点击数:  来源:新民网  编辑:李杰

图说:歌者钟玉梅在演唱 新民晚报记者 肖茜颖摄

    似天地般辽阔的歌声,如彩虹般绚丽的服饰,“国乐雅韵”之“大漠雄鹰”裕固族民歌展演昨日在梅陇文化馆上演,艳惊四座。
  不过,在展演主讲人、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杜亚雄看来,至今已有两千年的国家级非遗裕固族民歌的保护传承不容乐观。
  裕固族谚语有云:当我忘记故乡时,故乡的语言我不会忘;当我忘记了故乡语言,故乡的歌我不会忘。如今,我们还能把这份国家宝藏传承下去么?

图说:杜亚雄在讲解 新民晚报记者 肖茜颖摄

 保护困境

    裕固族民歌自2006年入选首批国家级非遗项目之后,国家以及当地做了大量的保护工作。不过,歌者、学者以及相关保护部门都认为传承工作面临人口少、年轻一代不说方言等巨大的压力。
  裕固族是中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仅1.4万人口;它又是唯一讲两种语言的少数民族。以裕固族人口聚居最为集中的县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为例,其东部裕固族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而西部裕固族则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由于分属不同的语族,东、西部裕固族的语言并不相通。2010年,裕固族语言被列入“正处于濒危状态的弱势少数民族语言”之一。
  更让保护部门担心的是,大部分年轻人都不会说当地话了,如何继承纯正的民歌?裕固族文化研究室副主任钟莉称:“不少家长为了保证孩子过普通话关、考上大学,在家里只和孩子说普通话。”而此次来沪的歌者年龄大多在40岁以上。“下一代有断层。”她指出,近几年裕固族语言、民歌等普及课程不断地走进校园,但更多的是作为兴趣课。“孩子的词汇量仍旧有限,会的歌也不多。”
  此外,裕固族的文字早已失传,这意味着歌唱教学必须口口相传。他们的曲库约有200首歌,和其他少数民族相比并不算多。歌者钟玉梅遗憾地表示,随着老人去世,有些歌仍在无可奈何地流失。
  这背后也受到现代生活的影响。裕固族有着“马背上的文化”,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当地人不再过游牧生活了。曾经,裕固族人在草原上放羊时唱着歌,过节时又以歌欢聚,而那些或悠扬或热烈的歌通过家族一代一代地传承。如今,人们的娱乐生活丰富了,有手机、电脑、电视机……唱歌早已不像当初是仅有的几个娱乐项目。
  所以,还有多少人愿意花时间学这些歌呢?

图说:龚海云(左)和白东花   新民晚报记者 肖茜颖摄

   音乐秘境
  但是在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杜亚雄的眼中,小众的裕固族民歌值得用一生去研究和守护,因为其中蕴含着“音乐宝藏”以及人类的“文化基因”。
  他指出,裕固族民歌诞生至今已超过两千年,是研究古代北方少数民族民歌,尤其是突厥、蒙古民歌的“活化石”,也是研究古代北方游牧民族历史的重要依据。“这些民歌中含有很多古文,还唱出了古老的仪式、习俗等。”所以,这些歌携带着比语言更古老的密码——民族之源。
  裕固族民歌研究还帮助匈牙利学界证实了“匈奴音乐文化是匈牙利民间音乐的渊源之一”。杜亚雄偶然发现,匈牙利族民歌与裕固族有不少相同之处:五声音阶,五度结构,前短后长的节奏型……根据史料记载,由于突厥人、匈奴人和裕固族的先民敕勒人、丁零人关系密切,语言相近,所以保存在裕固族民歌中的不仅具有丁零、敕勒、回鹘民歌的特点,也有突厥、匈奴民歌的特点。这些突厥语诸民族、阿尔泰语诸民族的地区和国家,正是匈奴西迁所经历过的地方。最终,杜亚雄的研究印证了匈牙利作曲家巴托克关于“古老的匈牙利民歌是古老突厥民歌的一个组成部分”“匈牙利的五声体系中保留着亚洲音乐文化的痕迹”等猜想。
  致力于民族语言文字研究的西北民族大学副教授吕士良指出,裕固族等各民族民歌保护好比音乐界基因工程,“我们无法判断这其中还藏有多少秘密,对于未来的研究能产生多大的作用,能做的唯有尽可能地保护。”
  为了扩大影响力,近年来裕固族人也在不断地“走出去”。首次把裕固族民歌引入上海的徐汇非遗办、凌云社区等则希望市民在家门口欣赏到难得一见的非遗项目展演并一起守护这份民族瑰宝。(新民晚报记者 肖茜颖)

    图说:裕固族人展现妇女服饰 新民晚报记者肖茜颖摄

【相关链接】走近彩虹般的裕固族服饰
  错过了演出的市民不用懊恼,因为大漠雄鹰——裕固族作品展近日在梅陇文化馆一楼、二楼展厅举行。
  现场展出了书法、绘画、摄影作品以及藏书票等。其中,五彩斑斓的国家级非遗裕固族服饰颇具看点。裕固族服饰因各部落生活习俗不同而各具特色,主要体现在东西部妇女的服饰之中。裕固族东部妇女的帽子为大圆顶形;西部妇女的帽子为尖顶形,帽沿后部卷起。不过,东西部帽子均用红布缝制帽里,白布缝制帽面,而帽沿为镶有花纹的黑边,帽顶配有红缨,故称红缨帽。红缨帽也是区分已婚妇女和少女的标志,仅供已婚者穿戴。裕固族妇女的头面叫“凯门别什”,是非常精制而价值昂贵的民间工艺品。其用银牌、珊瑚、玛瑙、彩珠、贝壳等穿缀而成,共分三条,胸前左右两条,背后一条。裕固族男子的穿着也有独特之处。他们习惯于头戴金边白毡帽,将帽沿后边卷起,身穿大领偏襟长袍,扎彩色腰带,佩有腰刀、火镰、鼻烟壶、烟荷包等饰品。(肖茜颖)